银保监会推5级监管评级 消费金融告别野蛮生长

© Reuters.  银保监会推5级监管评级 消费金融告别野蛮生长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消费金融野蛮生长的时期渐渐远去。

1月13日,银保监会对外发布了《消费金融公司监管评级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

据《办法》,消费金融公司的监管评级周期为一年,评价期间为上一年度1月1日至12月31日。监管评级工作原则上应于每年4月底前完成。

监管评级结果是监管部门衡量公司经营状况、风险管理能力和风险程度,以及制定监管规划、配置监管资源、采取监管措施的重要依据,也是实施消费金融公司市场准入事项的参考因素。

2010年3月,国内第一家挂牌营业的消费金融公司北银消费金融成立,至今刚好10年。目前,已营业的消金公司共有27家,还有3家已获批,但在筹建。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2020年消费金融牌照迎来了“开闸期”,而2021年则会迎来“规范期”,此次《办法》的颁布有利于防范“劣币驱逐良币”风险,在“需求侧改革”增加消费的宏观大背景下,对消费金融公司扶优惩劣、进而促进消费升级形成利好。

《办法》提到,监管评级结果分为1级、2级(A、B)、3级(A、B)、4级和5级。消费金融公司的监管评级要素共5项,分别是公司治理与内控、资本管理、风险管理、专业服务质量、信息科技管理,各部分权重占比分别为28%、12%、35%、15%、10%。

“这无疑是消费金融公司2021年最重要的一次考试。”1月13日,一家头部消金公司的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办法》的合规、风控、服务、资本、科技等五大指标来看,是否拥有较强的自主风控和科技能力是评分拉开差距的关键,此外在消费者保护、教育、体验等方面的建设与投入,相信今后也会引起各家消金公司的重视。

可依法实施市场退出

《办法》对消费金融公司的监管评级等级和档次有详细规定。监管评级得分满分为100分,根据具体评级得分,分为1级、2级(A、B)、3级(A、B)、4级和5级,数值越大表示机构风险或问题越大,需要监管关注的程度越高。

监管评级得分在90分(含)以上为1级;70分(含)至90分为2级,其中:80分(含)至90分为2A级,70分(含)至80分为2B级;50分(含)至70分为3级,其中:60分(含)至70分为3A级,50分(含)至60分为3B级;50分以下为4级;无法正常经营的直接评为5级。

银保监会表示,《办法》的发布和实施,进一步完善了消费金融公司监管规制,为强化分类监管提供了制度支撑,有利于提升监管工作效能,引导消费金融公司强化风险防控,发挥特色功能,加快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1月13日,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评级将有利于优质的消金公司脱颖而出,但同时也将加剧行业分化,级别高的公司拥有“加分”优势,级别低的公司ABS、发债等业务受到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发生重大案件、存在严重财务造假、被给予重大行政处罚或监管强制措施的,应区别情形确定是否采取评级下调措施,且监管评级结果应不高于3级。

评级不同,监管举措不同。对监管评级3级的公司,监管原则上每两年至少开展一次现场检查;对于监管评级为4级的消费金融公司,监管原则上每年至少开展一次现场检查。

同时,监管将督促监管评级为4级的消费金融公司采取有效措施改善经营状况、降低风险水平、补充资本金,必要时可依法采取限制高风险业务活动、限制股东权利、限制分配红利、责令调整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等监管措施。

“对于监管评级为5级的消费金融公司,表明风险程度超出公司控制纠正能力,公司已不能正常经营。”《办法》提出,应责令提交合并、收购、重组、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救助计划,或依法实施接管;对无法采取措施进行救助的公司,可依法实施市场退出。

“对监管评级,我们会有压力,但还是取决于消金公司各家能力。我们公司会考虑推动收入多元化,比如增加科技收入,像金融科技公司一样提供技术保障服务。”上述头部消金公司的高管坦言。

消金公司应对不一

消费金融公司监管评级要素由定量和定性两类评级指标组成。各评级要素的标准权重分配如下:公司治理与内控(28%),资本管理(12%),风险管理(35%),专业服务质量(15%),信息科技管理(10%)。

其中,风险管理和公司治理与内控两项评级要素的标准权重最高。1月13日,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监管评级本来就是风险属性的,分配是合理的。”

消金公司治理和管理团队稳定性备受外界关注。

近期,部分持牌消金高管变动较为频繁。中邮消金五年经历数轮高管轮换,总经理先后为王蓉晖、余红永和王晓敏;2020年中银消费金融接连发生6次人事变动。

近年以来,尤其是疫情之下,消金公司被投诉暴力催收、高利贷、风控缺失等现象非常普遍。据裁判文书网等平台数据,截至2020年年底,涉及目前27家已开业消费金融公司的裁判文书累计量达到98763件,较2019年增长大幅37.36%。

其中,涉诉最多的前三家公司分别是海尔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和中邮消费金融,涉及这三家的裁判文书数量分别达26513件、15262件、12363件,超同业平均水平。 

“每天24小时都在跟踪和处理用户投诉的问题,这些案例中,遭用户与商家合伙骗贷的情况层出不穷,有苦难言。”华南一家消费金融人士向记者透露,资金成本、营销获客成本高、贷后压力大是消金公司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

上述头部消金公司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消金公司的初衷是好的,但客群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评级中强调风险管理,将来风控会严格,大量需求者进不来,可能转移到地下,滋生民间借贷乱象。

对此,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消金公司的客群的确是要比银行下沉一些,但客户投诉等很多也是有合理理由的,这是消金公司必须要面对的“一关”,要进一步提高舆情把控、业务规范能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