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500ip接全站广告,请联系QQ:1085962308

微信
手机版
科技美学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2019-07-11 10:20:24 作者 : 宪瑞 来源 : 雷锋网 围观 : 评论

2018 年 7 月 9 日,成立于 2010 年 4 月 6 日的小米,用 8 年零 3 个月外加 3 天的时间,完成了从一个创业公司到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蜕变;由此,小米成为港交所首个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创造了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科技股 IPO,同时也是当时历史上的全球第三大科技股 IPO。

对于小米来说,上市本身固然是一种荣耀;但从小米上市后的种种动态来看,上市又像是一个艰难的自我变革历程的开始,而小米的股价也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呈现出并不理想的结果——但同时,小米也并不松手,积极应对。

到如今,已经是小米上市整整一年。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7 次架构调整,雷军打造正规军

其实,在小米从一家创业公司一路成长而来的过程中,架构调整以及随之而来的人事变动,并不算罕见;只是,在上市之后,小米的架构调整变得前所未有地密集——在上市后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小米进行了七次的架构调整。

那么,为什么小米上市后架构调整的节奏如此密集?

这个问题,也许可以从小米在 2018 年 9 月 13 日的第一次架构调整中找到答案。当时,雷军在宣布调整的内部邮件中表示,为了保障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必须把组织管理、战略规划放到头等位置,建立更具前瞻的战略领航和更坚实有力的组织保障能力,公司决定对组织架构进行了系统性调整。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值得注意的是,雷军在这封内部信中随之谈到了 “本次调整” 的主要内容是强化总部职能,发掘更多年轻人——但其实也暗示了该次调整只是其中的一次。在该次调整中,小米成立了组织部和参谋部,负责人分别是小米高级副总裁刘德和王川,都向雷军汇报;当然这次调整中还有一系列的变动,然而组织部和参谋部的成立,成立小米在此后诸多架构中的前提。

关于这一次的架构调整,雷军在接受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采访时表示:

早期的小米,我们的打法有点像游击队,或者特战队,创造了很多奇迹,锻炼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干部,这是我们非常珍贵的财富。但今天小米营收过千亿,员工近两万,再靠打游击,肯定不行了。要能打运动战、能打相持战,更要能打大兵团作战,我们就必须要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集团军。

雷军也在那次采访中强调,那一次的架构调整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两年小米还会进行一系列的调整和优化。

后来到了 2019 年 1 月 11 日,雷军在小米公司的年会上表示,2018 年是小米组织建设的开局之年,公司做出了史上最重要的组织架构调整,开始了从游击队向正规军的转变——显然,这里指的就是小米在 2018 年 9 月的那次架构调整。

通过此后的后续多次调整,小米完成了 6 个部门的整体构建,其中包括财务部、参谋部、组织部三大部(各部门的负责人分别是周受资、张峰和刘德),以及三大集团委员会,即质量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和采购委员会(各委员会的主席分别是颜克胜、崔宝秋和张峰),另外还有由朱印执掌的设计委员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小米架构调整过程中雷军和王川的角色变化。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一开始王川被任命为参谋长,随后又被委任为中国区总裁(详见雷锋网此前报道);再后来小米发力大家电业务,王川被调任负责大家电,而雷军则亲自执掌中国区,亲自担任中国区总裁;再后来参谋长由王川调整为张峰,后者同时也被委任为小米采购委员会主席——这一系列的变化,其实也反映出小米内部的业务重心调整和随之而来的人事变动。

但无论如何,通过一系列的变化,雷军真正的目的就是打造一支正规军。

一面刮骨疗伤,一面加大投入

在上市一年来,雷军为小米确立了一个最重要的战略,也就是手机 + AIoT,这两个方面都非常重要,缺一不可。

首先是手机业务。小米的手机业务毫无疑问是核心业务,同时也依然是小米在整体营收方面的根基。在小米最新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中,小米手机业务的营收占比为 60% 出头,这一方面表明小米的营收结构越来越平衡,另一方面也说明它的主体地位。

放眼过去的一年,小米在手机业务上可以说是进行了两方面的深刻调整,一方面是红米品牌独立为 Redmi,另一方面就是小米品牌的手机在产品线方面的梳理。在雷锋网看来,Redmi 品牌的独立实际上是小米在定位、渠道、产品等方面对小米的整体手机业务进行的一次区分和切割,目的是打造品牌协同效应;而小米品牌的手机产品线梳理则是对小米作为一个手机品牌本身的一次净化——毕竟,过去小米的手机产品线的确过于混乱了。

而伴随着这些调整,雷军实际上也是同时调整了手机产品的发布节奏。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比如说在 2018 年的下半年,红米手机几乎没有推出新品,这些都是淡化红米的存在感,为了 Redmi 独立做准备;而到了 2019 年上半年,Redmi 全线发力推出了多款产品,也是对 Redmi 品牌认知的强化。

针对小米手机,2018 年下半年只推出了小米 8 系列的衍生机型和(伴随着 1 亿出货量成就达成而发布的)小米 MIX 3;到了 2019 年,除了小米 9 系列,小米的着力点其实是在最新推出的 CC 系列,其目标群体(女性)也与小米以往的用户群体(发烧友)形成差异化,为此有着浓厚工程师情结的雷军甚至在小红书上开设了自己的账号——可以说是非常拼了。

可以看到,经过一系列的产品发布节奏调整和雷军在 6 月份公布的产品线梳理,小米在手机上整体的产品矩阵开始显得清晰起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小米经历了国内手机出货量下滑的阵痛,但从长远来看,正是这样的刮骨疗伤,才会有助于小米手机业务的持续发展。

除了手机业务,小米对 AIoT 的强调也是无以复加——在年会上,小米宣布正式启动 “手机 + AIoT” 双引擎,这也是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同时,雷军也在内部表示,AIoT 不仅仅指的是 AI + IoT,也指的是 All In IoT。

为什么小米对 IoT 业务如此看重?

因此从业务来看,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支撑,小米的 IoT 业务发展非常迅猛,已经成为小米未来业务增长的重要引擎;整个 2018 年,小米的 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的收入由 2017 年的 234 亿元增加到了 2018 年的 438 亿元,增长率为 86.9%。

小米刮骨疗伤的365天

正是因为如此,小米在过去一年内又进军了电视之外的空调、电磁炉、洗衣机等业务,并且派出了小米电视业务的功臣王川来亲自带领,颇有开疆拓土、重新创业的意味。另外,从业务关系来看,小米在 IoT 方面一骑绝尘,而手机与 IoT 的协同关系,也是小米相对于其他手机厂商的优势所在。

在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看来,在过去的一年里,小米对手机业务是重整旗鼓,对 IoT 业务是加大投入;虽然二者很难在短时间里呈现出外部可见的效果;但是从内里来说,二者都是小米正在积极求变的正向之举,其意义都指向了未来。

雷锋网总结

在上市一周年之际,小米还迎来了一个重大的好消息:位于西二旗的小米科技园新总部终于落成可以入驻了。对于创业以来一直在漂泊的小米来说,终于有了一个可以稳定根基的安身之处;而在雷锋网看来,某种意义上,小米的业务策略也终于在一年的调整中找到了自己的安身之处。

至于股价,也许雷军在上市当天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话可以作为参考:

从长时间来看,一家好的公司肯定是一个好的股票,这是从长时间来看。反过来说,一个好的股票未必是一个好的公司,因为股票有的时候有涨有落。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